<pre id="vtxtv"><pre id="vtxtv"></pre></pre>
<address id="vtxtv"><strike id="vtxtv"></strike></address>

      <address id="vtxtv"></address>
      <address id="vtxtv"></address>

      <track id="vtxtv"><strike id="vtxtv"></strike></track>
      <pre id="vtxtv"></pre>

      銀行保函“蘿卜章”對公證的啟示
      來源:保函網(www.hotelsofathens.com)

       

      銀行保函“蘿卜章”對公證的啟示

      去年年底,蘿卜可謂在金融市場主演了一場大戲,給雞年黃金檔增添了不少樂趣。先是爆出國海證券前員工私刻公章以國海名義從事債券代持業務,后廣發銀行惠州分行“蘿卜章”保函又給整個金融市場引爆了一個深水炸彈。前者涉事金額近百億,涉及22家金融機構,而惠州分行的假保函涉事金額也達到了十億之多,涉及到無數的P2P個人投資者。一時間,蘿卜成了債券市場的大明星,好像蘿卜是債券行業的臨時工,所有搞不定的黑鍋都要交給蘿卜來背。

      作為兩起事件的核心,國海證券和惠州分行均對外聲稱涉事協議上的印章均為假冒。也有人士分析認為,這不過是國海證券和惠州分行為逃避兌付責任的托詞罷了,在高杠桿的放大下,承擔虧損從而保住市場信用已經遠不如直接扯住“蘿卜章”這塊遮羞布來的實在。事實的真相我們不得而知,但這無疑給法律人員留下了更多思考的空間。涉及蘿卜章的合同責任應當由誰來承擔,一句“人是臨時工,章是蘿卜章”是否能夠將所有的法律責任推卸干凈?這一方面涉及到民事法律領域內的無權代理,同時也與“被偽造印章”的民事主體是否存有過錯有著密切的關系。

      作為一名公證從業人員,對于假材料、假人、假章這些應當是司空見慣的。但是在證券、信托、保理、銀行借款等金融類公證業務的比重不斷增加且合同金額極為巨大的情形下,如何審查合同主體身份、代理人代理權限、公章的真實性從而確保公證效力、規避執業風險,則值得引起我們每一位公證人員的注意。

      個人認為,從公證審查以及證據學的角度而言,適當拓寬公證審查范圍就待證事實形成證據鏈,是破解上述難題的一個重要思路。具體而言,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進行審查:

      1、合同各方公章使用的審批記錄或者OA系統審批截圖。

      一般而言,對于風控手段比較齊備的公司,公章的使用需要經過層層審批:要先后經過業務員或者業務經理的申請,部門經理、部門總經理、公司法人的簽字才可使用,并且在公司內部OA系統內留底備案。因而,在公證辦理的過程中,如果存有疑問可以請公證申請人或其代理人提供相應的公章使用審批記錄或者OA系統審批截圖,對合同印章真實性的審查大有幫助。

      2、預留印鑒和對特定的業務人員進行授權。

      當前,很多金融類公證業務的客戶通常與公證機構保持有長時間的合作關系。因此在合作首次對公司印鑒進行預留和對特定的業務員、業務經理進行授權,具有重要的意義。如果條件允許,還可以在備案時請公司法定代表人對公司印鑒樣式和法定代表人人名章樣式進行確認。

      3、與其他備案印章進行比對:與公安機關的備案章進行比對;與該公司其他資質證書上的印章進行比對。

      我國大部分地區對于企業印章的刻制有著嚴格的管理。按照通常的管理規范,企業各類印章包括公章、合同章、財務章、發票章的刻制需要經過公安機關的批準,到公安機關指定的單位進行刻制,并且在刻制完畢后到公安機關進行備案,因此對于公安機關的備案印章具有一定的公示意義,交易對手方或者社會一般公眾有理由相信公安機關的備案章樣式為其真實印章。此外,一些經營許可證書,比如安全生產許可證、營業執照、建設工程施工許可證等上面均有加蓋公司公章,也具有比對意義。

      4、合同條款里的相應銀行賬戶是否為交易雙方賬戶,而非第三方賬戶。

      如果合同里收款賬戶、還款賬戶或者監管賬戶為合同交易方而非第三方,其可靠性相對而言較高。如果收款方收到相應合同款項而未提出異議,則可以視為對合同的實際履行,如果事后通過質疑合同印章的真實性來否認合同效力,則很難獲得支持。

      5、其他的防范措施

      比如在授權委托書中預留法定代表人的聯系方式,并在適當的時候進行電話核實;比如審查公證代理人的是否使用其公司域名的郵箱、名片等等來進行綜合判斷。

      對于有條件的公證機構,還可以通過開發網上簽約系統,事先通過嚴格的審查之后,向一些長期客戶發放數字證書,然后通過賬戶密碼和數字證書驗證的方式對簽約主體的身份進行確認,從而一勞永逸的解決印章真實性的問題。

      不得不承認,這些想法具有相當程度的浪漫主義色彩。部分金融企業為了追求效率、推進項目和降低交易成本,在合同上加蓋分支機構印章,甚至由部門負責人簽署、加蓋部門印章也都是常有的事。

      因而,以上公證審查是否符合資本市場的游戲規則、取得金融從業人員的認可,則是另外一個層面的問題了。

       

        

       

      上一篇:民生銀行西安分行成功辦理首筆涉外投標保函 下一篇:媒體:進出口銀行分行行長李昌軍自首 曾私開保函

      發表評論:

      評論記錄:

      未查詢到任何數據!

      相關新聞

      性第一次全放进去的视频
      <pre id="vtxtv"><pre id="vtxtv"></pre></pre>
      <address id="vtxtv"><strike id="vtxtv"></strike></address>

          <address id="vtxtv"></address>
          <address id="vtxtv"></address>

          <track id="vtxtv"><strike id="vtxtv"></strike></track>
          <pre id="vtxtv"></pre>